新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都市言情 > 弃妇贰嫁:踢了滥情总裁 > 大结局(下)

大结局(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好书推荐: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宇通物流 斗破苍穹 我的治愈系游戏 打工巫师生活录 穿成嫁入豪门的炮灰受 翘婚妈咪:爹地别霸床 权少追妻N次方:豪门独爱 我是赘婿 

龙浅和宴凛分手了,龙跃没什么表情,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难道是因为才出现的那个神秘男人?女尊国?另一个世界真有女尊国吗?

龙跃深思,无论那个男人的说辞对不对,龙家确实没有查到他的资料。这件事他持观望态度,先看看再说,没到关键时候,他并不想干预儿女的感情!

只是,叶倾似乎对这件事比较伤神,龙唯跑去寻找杜舒晗,龙唯又和青梅竹马分手,儿女感情不顺,做父母的自然紧张!

*********

龙浅将君鸿送到了律蓝大学部的音乐系学习古琴,他本身就有浑然天成的古典优雅气质,再加上古琴是他最擅长的乐器,刚学习这个专业,就被老师称赞为古琴专业的天才,因为现在这个社会,能把古琴弹出纯粹的古韵古色实属难得。

君鸿对于老师的夸奖每每只是淡然谦恭的一笑,对于这个世界,他克服着内心的不适和排斥,试着去学习接纳,他不要成为小浅的累赘。

君鸿的独特,在大环境里很容易引起人的注意,冷漠淡然的气质,谦恭温和的态度,引起了众多男男女女的猜测。贵族学校,身份背景是在某方面衡量一个人价值的标准,君鸿的衣着都是顶级的牌子,上学下学,都有高档车子接送,而他的身份,很多人也查探不出来,神秘的气息,总是引诱着人们的探索欲。

很多女生有意无意的开始跟君鸿接触,搭话或是发出邀请,君鸿最开始会脸红的避开,后来则是冷然的拒绝。但是君鸿明显的低估了现代人的挑战欲,就像是眼前拦住他的女生。

“君鸿,我邀请了你两次,你每次都拒绝,这样也太没绅士风度了!”音乐系的一个女生在校门口拦住了君鸿的去路,脸上带着嗔怪看着他。

“我已经拒绝过了!”君鸿眉头微皱,他唯一不适应的就是这里的登徒女太多,若不是自己有点武功,还真是不敢在学校待下去。

女孩儿却是无所谓的一笑,往前一步靠近君鸿的身体,“只是交个朋友而已,不用这么不给面子吧!”

“小姐,请自重!”说完就准备绕过她往前走。

“我又没做什么,要什么自重?”女孩儿觉得君鸿紧张的样子很好玩,身体紧跟而上,胳膊也顺势挂上他的手臂,君鸿吓的赶紧就要甩开。

“吱……”的一声,一辆跑车快而迅速的在两人身边停下。

“小浅……”君鸿惊喜出声,赶紧挣脱女生的手臂。

龙浅的脸色不太好,没有下车,而是直接看向那个女孩儿,清淡却又强势的说道:“以后不要骚扰他!”

“对……对不起,大小姐……!”那女孩儿一看车上说话的人是龙浅,态度立即变的恭顺,龙浅的大名谁不知道,她的背景谁不清楚?就算是现在出了学校,余威仍在,学校的风云榜上一直是重磅人物。

龙唯和龙浅在学校虽然低调,可他们的身份背景放在那儿,能力放在那儿,他们在学校的时候,学校的管理权几乎就是龙唯的独裁机构,而唯一能说的上话,够的上重量级的人物,就是他的妹妹龙家大小姐龙浅,因此,大小姐一词,除了龙浅,还真没人敢消受!

“上车!”龙浅才没闲心跟无所谓的人磨叽,直接对君鸿说道。

君鸿一愣,赶紧听话的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的位置,车门关上车轮运转,瞬间呼啸而去。

留在原地的女孩儿伸手擦了下额头的冷汗,真没想到他是大小姐的男人,她的男人不是宴凛吗?

车上,龙浅的脸色还算平静,只是身上的气息有些低压状态,君鸿感受到气氛的不寻常,小心翼翼的问道:“小浅生气了?”

“吱……”再一次,车子戛然而止,龙浅一把拽过君鸿,突然靠近,唇霸道的印上他的。

“唔……”君鸿的脑袋轰的一下炸开,浑身顿时僵硬,脸上的红霞遍布,耳根发烫,她吻他?这象征什么?

两唇接触几秒,龙浅不忍心再吓到这个男人,移开身体,说道:“以后不许跟别的女人走那么近!”

君鸿的身体维持着僵硬的姿势,脑袋嗡嗡作响,大约一分钟后,总算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既羞涩又震惊。车子重新上路,龙浅的余光看到君鸿的表情,嘴角牵起微微的轻笑。

“小浅喜欢我吗?”半晌,君鸿鼓起勇气羞红着脸低声问道。

那声音很轻很小,可龙浅却听到了,沉默几秒钟,才回道:“喜欢”

本已不抱希望的君鸿,猛然听到龙浅的回答,脸上的自卑羞涩全部转成了震惊,他没听错?

“君鸿,我喜欢你,做我男朋友吧!”龙浅扭头看着君鸿,笑着重复了一遍。

君鸿听此,脸上的表情逐渐舒展开来,原来,不是只有他有那样的心思,从没想过小千会接受他,突来的幸福让人措手不及,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明亮,眼中却染上了雾气晶莹。

“君鸿喜欢我吗?”龙浅看到君鸿的表情,心里也暗自舒了口气。对于君鸿,从最初的好奇到现在的独占欲,让她渐渐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所以,她决定要将他据为己有,君鸿是女尊国的男儿,她自然不能隐晦的暗示,这样的表达,算是符合他那个世界的习惯吗?

“喜欢,从第一眼开始就喜欢!”君鸿听见龙浅的问话,毫不避讳的说出自己的感受,脸上是如水的波光流转。

龙浅的嘴角慢慢翘起,绝美的脸上变的妖娆璀璨,原来这么早啊?

**********

小咖啡馆里,宴凛和赵语曼面对面坐在一张桌子上,宴凛的气色有些不好,“以后我们不用再见面了!”

“为什么?我只是喜欢你而已,你爷爷对我做的事,你也有责任!”赵语曼清丽的脸上带着坚持,她要为自己争取幸福。

“那件事很抱歉,没想到会给你带来麻烦!我并不能给你什么,也没有男女之间的喜欢,我想是我以前没有说清楚,才造成了这样的误会!”宴凛的神色很淡然,他没想到小浅会单方面强势的分手,他没想到这么多年的感情一下就没了,他是有过不甘,他有自己的骄傲,可是没了小浅,他才发现,自己其实什么都不是!

“那你喜欢谁?龙家大小姐吗?你们已经分手了,难道你还想把她追回来吗!?”赵语曼有些激动,她不相信宴凛对她没感情,宴凛在律蓝除了他女朋友根本就不接触其他异性,也不会对哪个女生另眼相看,可他对自己从没失过约,也从没表现出不耐烦,这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难道是宴凛对她青睐有加的友情吗?还真是讽刺!豪门的公子小姐都喜欢玩这样的游戏吗?

宴凛的眉头皱起,脸上变的阴暗,有丝丝愤怒聚集,“那是我跟她之间的事,你无权干涉!”

“是啊,我无权干涉,你们是千金小姐,豪门公子,所以你们就能任意的伤害别人,有钱就了不起吗?有钱人就高人一等么?她都不要你了你还想着她,你还是男人吗?”赵语曼现在情绪不稳,她不相信到头来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豪门,豪门又能怎样?豪门就能任意的耍着人玩吗?!

“我该说的已经说完,至于你怎样想无所谓!”如果宴凛刚才还对赵语曼有愧疚,那这一刻已经烟消云散,爷爷之所以会动手,也不能怪自己,豪门是不怎么样,可也不会专挑无辜的人下手,这个世界上路都是自己走的,谁也没资格说自己无辜!

赵语曼看到宴凛起身离开,慌乱的站起来跑过去从身后抱住他,猛然哭了起来,“你别走!我是真的爱你,不要这么对我,呜呜……我没想过独占你,不要走……”

宴凛赶紧掰赵语曼的手臂,“我对你没那个意思,你要是想好好过日子,我劝你最好别动什么心思,我上次能救你纯属巧合,就算是我,也不能阻止爷爷对谁下手!”这话已经带着威胁的意味儿。

赵语曼听此,不敢置信的摇头道:“就算你们财大势大,就能任意践踏别人吗?你爷爷对我做的事,我可以去告他!”

宴凛脸上的讥诮笑容变大,如果以前觉得这个女子纯真,那这一刻他的感觉就是愚不可及,猛力的挣开她的手,脚步不停的往外走去,“你要是想保住你自己和你母亲,还是别动什么歪心思,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赵语曼的身子缓缓蹲下,将自己缩了起来,悲伤的哭泣,此刻,她真的觉得自己是愚蠢的,为什么会被这个男人蛊惑并爱上他?难道豪门就了不起吗?

**************

医院里的赵倩雪从短暂的昏迷中醒来,摇晃着自己单薄的身子下了床,这段时间在医院,很多事她也想清楚了,就算不为自己,也要为自己的女儿想想。

赵倩雪脸色苍白的站在蓝环大楼前,曾经的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可总有些东西还能证明着以前存在的痕迹。她对前台说了自己的名字,今天无论如何她也要见到路明。

她知道,女儿喜欢上了一个富家子弟,可是门第的观念,那个男人不可能娶小曼,自己已经耽误了一生,她不想再让女儿痛苦一辈子,自私了太久,是时候为女儿要回应有的身份了!

事情出乎赵倩雪意料的顺利,她成功的见到了路明……

*****************

从蓝环出来,赵倩雪一个人在马路上走着,过往的二十年经历在脑中闪现,悲欢喜乐,人的一生似乎就是那么回事!

当年她离开B市一个人悄悄生下孩子,不敢跟外界联系,怕路明找到她将孩子送走,跟在路明身边那么几年,她也没少见识过他的手段,他这一辈子,只爱着那一个女人,说来可笑,那样的男人,还是没能留住自己的爱人。

这是报应,赵倩雪安慰的想,即便是他能力再大,还不照样孤独一生!这个世界,在感情上都是公平的,就算是权势滔天,也不一定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爱情……

说来,以前为了自己的脸面和心里的怨气,她和女儿搬回B市,却没想过让女儿和他相认,她就想着,就让他和自己的孩子相逢陌路,然后到自己死之前再告诉他真相,那对他是不是一种打击?

她从小就对女儿诉说她爸爸的坏,就算是有一天他们父女相认,女儿的心也是恨着他,那个时候,路明你会不会也痛苦?就算是你的记忆里没有了赵倩雪,我也要让你以特殊的方式记住我!

赵倩雪想到刚才的路明,他还是跟以前一样,就算自己说出了女儿的真相,他依旧没有丝毫的动容,虽然他答应在她离开以后会照顾小曼,可她不甘心,为什么他没有其他的表情?为什么他不感到激动?

赵倩雪的脑袋开始昏沉,恍惚间似乎走到了快车道上,飞驰而来的卡车将她的身体高高的抛起,远远的落下,四周的车子停下,交通事故在他们眼前发生,目击者除了感受着生命的消逝,告诫着自己以后注意交通,没有更多的同情与感慨!

**********

赵语曼被带到停尸房认领尸体,她捂着自己的嘴蹲下身子,在母亲的遗体前撕心裂肺的大哭,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她?她只是出去了一会儿,为什么妈妈会在外面?为什么她会出交通事故?

啊……

她悲戚的大喊,想问苍天为什么不公,这一切都源自宴凛,如果不是他,她不会忽略了病床上的妈妈,如果不是他,她不会放任妈妈一个人在医院,他是凶手,是凶手……

赵倩雪的尸体被火化,赵语曼一个人跪在妈妈的遗像前忏悔痛苦。

路明来的时候,只微微皱了下眉,然后就没有了多余的表情,对赵语曼简述了以前的恩怨纠葛和答应赵倩雪照顾她的承诺。

“你想回路家也好,不想回去也好,都由你自己决定,我以前不知道你的存在,自然也不会强求你认我,答应你妈的事情我会办到,一会儿会有人来帮你处理剩下的事!”路明对跪在地上的赵语曼说道。

“你都不向妈妈的遗像送别吗?”赵语曼听到路明的话,脸上挂着浓浓的嘲讽和怨恨,原来她的父亲是这么大的人物,原来自己也是她心里不屑的豪门千金,呵呵,太讽刺了,妈妈都死了,他都没有一丝哀伤吗?

路明看了眼赵倩雪的遗像和遗像前面的骨灰盒,朝那个方向鞠了一躬,没有特别的感情,赵倩雪与他,本就不是什么感情纠葛,这么多年,在龙跃和龙轩双重的打击下他照样能淡定自若,现在自然不会因为陌生女儿的一两句话产生什么愧疚之情!

“有什么事可以跟外面那两个人交代,我先走了!”路明没有安慰这个女儿的意思,赵语曼和宴凛的事,他从龙轩那里听到过,虽然是冷嘲热讽,有些夸大事实,但这么多年的历练,他自然也能从龙轩嘴里为数不多的真话中提炼出那真实的百分之三十。

路明没有插手的打算,这么多年,他对龙家那几个孩子已经有了感情,对于他们的事,他自然会关注,要是小浅没有和宴凛分手,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现在认这个女儿的,那无疑是为她增添筹码,可现在既然小浅已经对宴凛放手,他也就不再说什么。对于这个女儿的感情,他也无意插手,宴凛娶她也好,不娶也好,与他没多大关系!

赵语曼怨恨的看着走出门的父亲,她无数次的幻想过爸爸的样子,却没想到原来她的爸爸是高高在上的蓝环董事长,明明是他亏欠了她们母女,为什么他没有丝毫的愧疚?难道豪门出身的人都是冷血动物吗?赵语曼眼中嘲讽,可是也暗暗下定了决心,该得到的她会一分不少的拿回来!还有宴凛,欠她的她要一并拿回……

***********

龙唯最终还是失望而归,找遍了整条河流和沿岸的居民区,也没有找到杜舒晗的影子,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他的心里像是被大石压着,挣不脱,逃不出,憋闷阴沉的气息萦绕在他的周围。

开着车子停在律蓝校门口,龙唯试图让自己的思绪平静下来。

路子璇的身影出现在校门口,看着熟悉的车身,欢快的跑过来,惊喜的喊道:“唯哥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书单推荐: 我被反派学校录取了 首席保镖,柔心噬骨 不做软饭男 艳星 金牌助理 飞龙 万事如意 帝宠 江山美人谋 占有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