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 武侠修真 > 倾永世酌墨 > 58.烨煜(大结局)

58.烨煜(大结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好书推荐: 娘娘她总是不上进 宇通物流 斗破苍穹 我的治愈系游戏 打工巫师生活录 穿成嫁入豪门的炮灰受 翘婚妈咪:爹地别霸床 权少追妻N次方:豪门独爱 我是赘婿 

脚下海浪澎湃,风中参杂着火星。

宁瑟运气于掌心,须臾便凝出一个光球,时下正值深夜,那光芒却盛大如烈阳,恍惚间似能刺痛人眼。

她心想就算掘地三尺,也要将清岑找出来。

远处的修士们已经意识到宁瑟要做什么,有人高声朝这边喊:“宁瑟上仙!请三思而后行!”

她听在耳边,只觉得吵闹。

南岭火海波涛翻滚,她打算将整个火海腾空架起,然后去海底寻找清岑的踪迹,然而整个海面一望无际,如今又有连环地震,她若是执意用这种方法,必定会引发反噬,继而伤及自身。

可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宁瑟还在想之前清岑同她说的话,她当真以为他怕火,现在又深陷困境,等着自己来救他,倘若他有什么意外,她也猜不出自己会发什么疯。

火浪一波又一波地涌来,她使尽全力操纵整个火海,掌心果然有灼肤之痛,但她憋足了一口劲,手下的力气没松懈半分。

直到有人摸了摸她的脑袋,低沉嗓音中带了点好奇地问道:“你何时学会了这种法术?”

宁瑟陡然睁大了双眼。

清岑见她浑身一僵,以为她在这个法术上,遇到了什么艰难和困顿,于是他的语气放缓了几分,像是在安慰她一般,很温和地道了一句:“南岭火海深有百尺,碰到问题也算常事。”

宁瑟此时仍然跪在半空中,她慢慢地抬起头,生怕刚才的声音都是她的幻觉。

一旁的修士们已然瞧见清岑,人群中立刻发出一阵惊呼声。

唯独萧若仍旧处在茫然的状态,也听不见身旁的修士说:“这怎么可能呢,我刚刚亲眼看到,地震的那一瞬,火海和山石把天君殿下整个湮没了,我原本以为他沉到了海底,没想到……”

“所以说天界神尊的名号,都不是白白得来的。”另一位修士接话道:“不过天君殿下看起来毫发无损,倒是真叫人敬佩。”

事实上,清岑并非毫发无损。

宁瑟站起来以后,手指仍有些麻木,她盯着他的脸看了一阵,又将他从头打量到脚,甚至伸手给他搭脉,他气息平和,脉象沉稳有力,筋骨安然无恙,衣袍完好如初,唯独左手的手背上,有一条寸长的血口,像是被深海火焰所燎。

“你被海底的天火烧伤了。”她出声道。

清岑并不想让宁瑟发现他手上有伤,毕竟她最喜欢牵他的手,如今他的手被燎出一条血口,好了以后大概会留疤,即便用玉雪生肌膏祛疤,大概也要残留一段时间。

左手没有原来完美了,清岑的心里有一点不高兴。

但他面上并未表露出来,仍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仿佛不知道这个微小伤口的存在,只低声应了宁瑟的话:“地震的封印被解除了,我去海底重做了一个。”

宁瑟像是没听见他的话,满眼只有他手上的伤,她从乾坤袋里找出一管上等烧伤药,这药膏原本就是为清岑准备的,她没想到真能派上用场。

宁瑟一边挤药,一边又问他:“还有哪里受伤了?”

清岑如实相告:“只有这一处。”

那药膏涩苦微凉,敷在伤口大约有刺痛,宁瑟虽然没有被烧伤过,却还是假想了一下,这一番假想完毕,她立刻觉得很心疼,敷药完毕后,她又忍不住问:“疼不疼?”

清岑顿了片刻,状若无事道:“不疼。”

倘若他回答一个“疼”字,宁瑟必然会抱住他好好安抚,但现在他先是停了一瞬,像是在低调地隐忍,然后又很强势地嘴硬,就让宁瑟愣了一愣,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我刚才找不到你,急的快要疯了。”她双眼眨都不眨地望着他,语调有些微的颤抖:“我试图把整片火海架起来,也不敢想象假如你有三长两短,我会做出什么事。”

清岑沉默了一小会,再次摸了摸她的脑袋,“我没事。”

他说:“不仅没事,还要向你道歉。”

宁瑟想不出他要道什么歉,又觉得有了刚才那一番惊吓,清岑无论做了什么,她都不会当做一回事,于是即刻应道:“不要向我道歉,我现在脑子不清醒。”

然而清岑执意道:“我在海底重做封印时,顺手疏导了海啸。”

“顺手”二字,被他说得非常平淡,像是碰巧所为,完全谈不上刻意。

虽然清岑表现得一如无心之失,却还是诚意十足道:“这原本是你的职责,今次我代你完成,没有事先问过你的意思……”

宁瑟的脑子懵了一会,接着打断了清岑的话,她回想方才种种,心中忽然有些疑惑,于是出于关切地问道:“你究竟怕不怕火?”

清岑话语一顿,没给出准确的回答。

他一声不吭地站着,目光落在了别处,过了片刻,缓声反问道:“这还用再问么?”

像是心里有委屈,但是嘴硬着不说。

宁瑟的心房立刻软成了水,她马上将他抱住,诚心诚意地安抚道:“当然不用再问了,我都知道的,你一点都不怕火,还能帮我解决火海的海啸,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和你生气呢?”

话虽这么说,宁瑟却在心里勾描出这样一幅画面,清岑分明很怕火海,但却强忍着弄出了一个结界,然后沉到海底补好了封印,又机缘巧合地解决了海啸。

她心中更是珍惜他,也将他抱得更紧。

正在这个时候,清岑低声接了一句:“我能解决海啸,也是因为运气好。”

宁瑟对此深信不疑。

她知道火海的海底有重重险境,他的手上还带着伤,若非他运气好,或许真的出不来了,所以现在她更应该好好安慰他。

“既然海啸已经搞定了,我们可以启程返回凤凰宫了,或者回陌凉云洲也好,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我都会陪着你的。”宁瑟道。

清岑点了点头,刚准备答话,忽有一帮修士出现在附近,抬脚朝他们走了过来,为首的那位依然是萧若萧掌门。

清岑蓦地想起了一个词,叫做阴魂不散。

宁瑟抬眸将他看着,接着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不高兴?”

诚如清岑一贯的风格,他口是心非道:“我很高兴。”

宁瑟便知道他真的是不高兴。

汪洋火海怒涛平息,夜风徜徉在宽阔的海面上,竟是连半分波澜也没有。

天外星色寡淡,月亮被浮云遮了半张脸,萧若抬步走近的那一刻,出口的第一句就是:“我方才想害你性命,地震的封印就是我揭掉的。”

宁瑟闻言,手中立时幻化出长剑,扭头就要和他打一架。

却被清岑拉住了。

“我的人你也敢动?”宁瑟虽然被拉住,但仍然处于一种暴躁的状态,目光也格外穷凶极恶,一瞬不瞬将萧若看着。

她一想到清岑差点葬身火海,而这一切的诱因都是封印被解开,解开封印的人正是萧若,她便压抑不住那一颗想打架的心。

萧若垂眸敛眉,沉下声音道:“我确实犯了错,要打要骂悉听尊便。”

他身后的某一位修士倒抽一口气,赶忙抱拳恭声道:“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还请掌门给予明示。”

“不要讲了。”萧若明示道。

那修士有点发懵,目光茫然将他望着。

这位修士心想,自己已经想好了下台阶的话,只要萧若掌门应了声,他就可以给掌门铺出一条台阶,扶着掌门稳稳地落下来,既不会伤了清岑天君的面子,也不会有损大家的和气,还能缓解宁瑟上仙的怒火,为何掌门他就这么的……不想听自己讲话呢。

修士心中略感难过。

却听萧若在此时道:“我不仅是为了道歉,也想让自己心安,我有意害人性命,若不加以惩治,迟早要沦入魔道。”

一旁的修士分外诧然,暗道他们掌门有什么说什么,又是一条肠子通到底,可能并没有……那个能沦入魔道的聪明劲。

清岑似乎不太在意,依然心平气和道:“我并无大碍,何必追究你的过错。”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书单推荐: 道印 步剑庭 道长去哪了 剑宗旁门 洪荒星辰道 从杀猪开始修仙 洪荒之盘王证道 野猪传 清微天尊 鹿妖逐鹿
返回顶部